我們的娛樂

时间: 2019-06-10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陸士楨教授認為,青年階段是少年到成年的過渡階段,休閑娛樂活動不僅有助於增強青年體質,更有助於陶冶青年情操、滿足青年基本社交需求,直接關系著青年的健康成長。在青年的生理、技能、精神等各個方面的全面發展中,娛樂休閑活動都扮演了特別重要的角色。

  健康向上的休閑娛樂活動有助於促進青年的健康成長,腐朽消極的休閑娛樂活動則會對青年健康成長帶來極為負面的影響。有研究顯示,青年的休閑娛樂活動與其生活環境存在著很強的相關性,而一定的休閑娛樂活動也極易影響青年的行為方式。

  據陸士楨教授介紹,傳統的體育活動、社交聚會仍是現在青年休閑娛樂活動的主流,依然對青年有著很強的吸引力。而隨著慈善事業、志願服務工作的發展,不少青年人的休閑娛樂活動與服務社會日益結合在一起。在赴邊遠地區支教的過程中,往往也會伴隨著遠足﹔在教學過程中,也會夾雜著組織孩子們比賽娛樂。“像給盲人講電影等活動,一方面體現了扶助他人的志願精神,另一方面志願者也從中娛樂了自我,滿足了自身的社交需求。”陸士楨教授說。

  除了動態的休閑娛樂,不少年輕人通過桌游、讀書會等智力活動休閑,體現了現代青年休閑娛樂靜態化的一面。“跟傳統的休閑娛樂活動相比,現代的休閑娛樂活動有著強烈的時代色彩。”陸士楨教授說。

  從組織形式上看,自組織的、多元化的休閑娛樂社團的吸引力在上升。從內容上看,休閑娛樂活動日益多元化,桌游、網游等富有時代特征的休閑娛樂活動層出不窮。此外,青年娛樂休閑活動網絡化日益加速,游戲、社交等等都可以通過網絡來實現。不少青少年“宅”在家裡休閑,“網絡讓社交不必踏出門口成為可能,互動未必需要運動。”陸士楨教授說。

  應該說,青年休閑娛樂活動的時代性特征既有其積極意義,也存在消極影響。陸士楨認為:“對於當前一些青年娛樂休閑活動應該加強引導。”

  一是要確保休閑娛樂活動的安全,青少年好奇心比較重,要盡量避免好奇心演化成單純追求刺激。陸士楨教授說。二是必須接受價值觀和法律的限制,香港现场开奖结果直播,休閑娛樂活動應該是帶有社會性的活動,要積極發揮其正能量,限制其負面影響。

  有人曾經總結說,幾十年來的青年人的休閑娛樂方式,可以總結為三塊屏幕:從電影熒幕到電視銀屏再到電腦顯示器。現在看,還多了第四塊屏幕,以手機和各種移動終端為代表觸摸屏。

  騰訊游戲資深策劃人空空認為,中國電子游戲發展大致可以分為家用機、單機游戲、網絡游戲、手機游戲等階段。

  小霸王學習機就是中國第一代家用機的代表。而真正開啟了中國電子游戲序幕的是任天堂紅白機。后來的PS1、PS2和XBOX等一樣都屬於家用機系列。

  1995年,以《仙劍》為代表,中國迎來電腦單機游戲時代,國外的游戲也陸續被引入中國,如《暗黑》和《紅警》、《帝國》。2001年前后,《反恐精英》風靡,但網絡游戲已崛起。

  2003年,國內公司逐步轉向自主研發。“2005年,《魔獸世界》被引入,並成為行業標杆。”空空說,2007年前后,網頁游戲俘獲大量的“輕游戲”人群。

  2008年,“開心農場”、“搶車位”等社交游戲發展迅速。2011年《憤怒的小鳥》引領了第一波手機游戲熱潮。QQ御劍等游戲隨后發展迅速。

  未來的游戲趨勢在哪裡?空空認為,平台不同,游戲會產生不同的類型。基於手機平台,卡牌和塔防等策略類游戲會繼續發展﹔手機觸摸和LBS等特性將會成為未來游戲的新亮點﹔移動社交平台如微信等將會助力社交游戲發展。

  游戲是人類的天性。去KTV、看電影之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桌游作為一種新的休閑方式。

  桌游者,借助手牌、地圖等道具,多人圍桌而坐面對面游戲也﹔其中的典型代表,當屬在國內普及率已經很高的殺人游戲、三國殺等。

  桌游把游戲從電腦桌面“拉”回到實體桌面,強調面對面交流,被稱為“不插電”的游戲。給游戲“斷電”,然后接地氣。一張桌子,一套道具,把三五好友拉進同一時空,揣度時可察言觀色,高興時可擊掌相慶,無形中,桌游給游戲本身添了不少暖色調。

  后海邊“一來二去”桌游吧的張老板介紹,目前業內大概有300多種桌游,大家比較常玩的有近30種(圖一來二去桌游吧的玩家)。

  去年剛參加工作的王霄很喜歡玩桌游,幾乎每周末都要組織大學室友聚聚。對他而言,坐在桌游吧裡,時間總是過得飛快。卡坦島重運籌帷幄、UNO(烏諾)輕易就能歡樂,銀河競逐科幻感十足,高桌子、低板凳間,果汁與碳勁,常讓他想起小時候與左鄰右舍的小伙伴一起摔泥巴的歡樂時光。“仿佛回到童年,彌補了當年玩具少、游戲少的遺憾。”

  桌游的誕生早於電腦游戲。事實上,早在上世紀初,歐美國家便興起了桌游。2006年殺人游戲嶄露頭角﹔2007年,幾個韓國留學生在上海張羅起一家桌游吧,成為業內首批吃螃蟹的人﹔到2009年,桌游吧已經在大中城市遍地開花,玩家也越來越多。目前北京大概有200家桌游吧,上海有600多家。

  “著名物理學家丹尼斯受雇於一家從事高端設備開發的公司,公司表面上從事航天和宇宙技術開發運用,實際上卻是軍工技術產品全球第一大供應商。丹尼斯進入的代號為‘位面’的項目,是公司最為核心的實驗項目,據稱跟平行宇宙和時間旅行相關。然而,實驗意外失去控制、被迫中止,丹尼斯也神秘失蹤,並帶走了實驗的半成品。為找回失蹤的丹尼斯,公司決心雇佣一支頂尖偵探團隊進入丹尼斯的失蹤之地……”

  這段話聽上去像某部驚悚電影的台詞,抑或是推理小說的橋段。其實,這些只是一種休閑游戲活動的背景介紹。游戲將參與者置於相對封閉的密室環境,在有限的時間內,通過尋找線索,破解機關。

  “這種被稱為‘真人密室逃脫’的游戲眼下正成為都市白領和在校大學生日常休閑娛樂的熱門選擇。”北京奧秘之家工作室的首席運營官林方介紹說(圖奧秘之家的玩家正解密)。

  最早的线年硅谷一群系統程序師,根據小說靈感,設計了一系列的場景,並把它們還原到了現實中,提供給所有員工進行冒險解謎。

  “成功率其實不高。”林方說,多數玩家團隊沒法完成游戲,原因在於不熟悉游戲環節,同時缺乏觀察力、合作力,加之想充當“指揮者”的人太多,最后導致失敗。

  “我們是7個人一起來的,這次沒完成,下次一定要玩個遍!以前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游戲,真帶感!”來自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盧同學說道。

  每次結束游戲,玩家戰隊們都會在一本影集上留下自己的合照和文字。年輕的笑容,飛揚的文字,給休閑娛樂插上了想象的翅膀。

  收費情況:工作日:70元/人/場(一小時)﹔節假日(含周五晚上):80元/人/場(一小時)。

  優惠活動:憑學生証於周一至周三白天(上、下午)游戲,在原價70元的基礎上立減20元,即50元/人。

  《亮劍》裡的李雲龍說過,逢敵必亮劍,狹路相逢勇者勝。手握鋼槍,馳騁沙場是無數人童年的雄心壯志。時下,一種提供了逼真的戰場環境和真實的野戰體驗,叫做“真人CS”的野戰游戲受到年輕人的追捧(圖真人CS玩家正在歡呼)。

  野戰游戲是一種模仿軍隊作戰的游戲,參加者都穿上各款軍服,手持玩具BB槍,配備各款野戰裝備,穿梭叢林之間,展現各種隊形陣勢,個人技巧。游戲最早出現在上世紀50年代,源於美國中西部牛仔的一種戶外活動。

  游戲開始前,玩家需要先確定游戲玩法。可供選擇的有以殲滅對方為目的的“殲滅戰”﹔狹路相逢的“遭遇戰”﹔以攻城略地為目的的“攻防戰”﹔還有近來特別流行的“CQB”(室內接近戰)等。

  真人CS通過在模擬戰場中叢林、平原等各類實戰地形中的對抗作戰,讓參與者潛在勇氣、信念、身體機能得以激發,同時培養個體戰略謀劃和集體團隊合作。

  收費情況:學生:周一至周四(持學生証)半天50元/人﹔成人:周一至周四半天100元/人、全天160元/人﹔周五至周日(節假日)半天120元/人、全天180元/人。

  “當時的男生喜歡打籃球,女生則喜歡打排球和羽毛球。”那時的文體活動雖然單調,但卻充滿激情。曾任廣東花城出版社副社長的劉欽偉,談起70年代的文體活動,如數家珍:

  “對於50后的我來說,70年代恍如昨日。1974年以前,我還是一名知青,之后成了一名工農兵學員。我是在海南上大學,那裡的天很藍,雲很薄,早晚風很大,學校的運動場早上人最多,跑步、跳高、跳遠的人都有,炫耀就在那長長揚起的一聲‘啊’。廣播裡的起床號響過,我就光著腳到運動場跑步,跑道是沙子鋪的,400米長,每次跑4圈或5圈。當年學校田徑比賽,我得了1500米的第一名。比賽時,全校師生到場助威,除了喊加油,沒有別的口號。我沖線后,據說臉是青的,一位女同學遞上一搪瓷口杯的白糖水,我的臉色由青漸漸變紅。”

  回憶70年代的文體活動,劉欽偉的思緒蔓延開來。他說:“第二年,在華南熱帶作物學院舉行的海南大中專田徑運動會上,參加3000米比賽,我隻得了第三名。但在我后來任教的8年中,跑步卻從未間斷。”

  說起看比賽,印象最深的是1975年“五四”前夜那場女籃比賽,雖只是海口市女子籃球隊與學校女子籃球隊一場友誼賽,但學校燈光球場四周卻站滿觀眾,男生微微偏頭的樣子,女生用手指尖拎著裙子的神情,可以看出現場愉悅的氣氛。隻要進球,大家都喝彩,是哪支球隊投進的,且不去管它,當時的口號就是“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他笑著告訴記者:“當時所有人都穿著灰布或格子衣服,而女籃隊員穿著紅色球衣和短褲,映襯出白皙的皮膚,使人覺得生命實在美妙,實在值得留戀。”(圖后排左二劉欽偉與球隊成員合影)

  55歲的馬芒教授是安徽大學人口研究所常務副所長,他曾經是上山下鄉的知青、安徽大學中文系1979級的大學本科生。這幾天,他正忙著組織“畢業30年”的同學會。

  畢業30年,說起大學時代大家的娛樂休閑方式,馬教授告訴記者,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看電影。“當時,合肥的電影院非常少,但安大附近有一家江淮儀表廠,廠裡有個大禮堂就是電影院。80年代的電影一般是5分錢一場,偶爾加長版需要1毛錢和1毛5的,看電影對大家來說還是一種比較奢侈的娛樂活動。去看禮堂電影通常是一個寢室六七個同學一起去看,一個月去個一兩次。此外,學校的老球場上每個星期都會有一場露天電影,學生們自帶板凳,有的就站著看,每次放映的時候整個操場都會非常熱鬧,這對於在校的大學生來說是一件極其幸福的事。”

  在馬教授的記憶裡,那個年代國內上映的電影比較少,大部分是黑白片子。“《戴手銬的旅客》、《小花》、《今夜星光燦爛》、《天雲山傳奇》、《被愛情遺忘的角落》等是幾部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電影。當時劉曉慶、陳沖、唐國強等演員深受大學生們的喜歡。”馬教授談到,男孩子都喜歡看戰爭片,包括他在內的很多男生當時都有參軍的理想,“看電影不僅是娛樂活動,而且是接受教育、增長知識的過程。一系列愛國主義題材的電影不僅陶冶情操,對於大學生們英雄情結和堅強人格的形成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激勵了一代人報效祖國的熱情。”(圖露天電影資料圖)

  在大學期間,我進了校報記者團。我們常帶一點結團出游的“小私心”,以“不能囿於象牙塔裡坐而論道”為由,“威脅”老師帶我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同樣的理由,屢試不爽,當時頗為得意,如今回味起來,不由得感念老師對我們的寬容厚愛。

  出游時,同學們會變得跟平時不大一樣,女生總會打扮得漂亮點,男生也不忘抓住機會耍酷。一次記者團到鬆花湖出游,有男生在湖邊撿起泥土中的石子打起水漂來,石子在水面蹦蹦跳跳,彈出很遠,湖面上泛起的一圈圈漣漪,漸漸變小。這讓我們一群傻乎乎的丫頭們,頓時驚訝,不知是因水面泛起的漣漪太美,還是男生們擲出石子的動作太瀟洒,總之,尖叫聲如水波一樣散開(圖高菲和記者團成員游鬆花湖)。

  或許同學在一起,美景會分外有樂趣。開春,集體出去踏春,閑暇之余,不忘圍坐在草地上,重溫一下兒時丟手絹的游戲,笑聲總如春光一樣明媚。冬天,去公園裡玩冰和雪,打起雪仗來,女生會放下斯文勁兒追著男生打,男生總會仗勢欺人把大塊大塊的雪扣在女生頭上……

  時光流轉,青春不再。現在想想,同學出游不僅僅是一起領略風土人情,更讓敏感羞澀的我們,有機會近距離感受彼此間真誠的情誼。

  習出席G20李克強會見奧巴馬中日四點共識吳佩慈退出演藝圈“菲萊”登陸彗星崔永元挺趙本山上海調整住房標准“白寡婦”被擊斃香港佔中者撤走物資電價附加費北京搗毀地下錢庄億元貪官錢發霉夫人團游頤和園APEC晚會佔中清場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