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作家图鉴悬疑灵异大神作家李诣凡:我在书

时间: 2019-06-12

  却没想到,第二天他便在百度贴吧发表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鬼故事:《十四年猎诡人》,并在三个月内创下了破6000万点击率,半年破亿的成绩。而他的那位哥们儿,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故事里的另一个主角。

  从此在悬疑灵异小说的创作之路上,他一发不可收拾,践行着他每年要为读者创作一部故事的诺言。他所创作的《花巫语》,多次获得新浪亚洲好书榜冠军;《摸骨师》快看漫画人气超2.2亿,影视版权业已售出;而他的新书《马大犇和木言几》目前也正在火星小说火热连载,受千万读者追捧!而这个男人正是悬疑灵异小说大神李诣凡。

  “选择玄学题材并非偶然,而是恰好自己懂得更多一些。因为大家所怀疑的,也是我曾经怀疑过的。因为家族的原因我在很小的时候,对这些见闻就有所了解。而且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都从事着玄学的职业,我们有时候聚在一起,免不了就是聊这些,重庆话讲叫“玄龙门阵”,所以听了很多,便打算以故事的方式分享出去。”

  2012年之前,李诣凡还在经营一酒吧,因为店小,所以身为“boss”的他还要兼职充当迎宾,停车小弟,保安,歌手乐手,收银员。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让他可以接触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让他的故事更加充满了血肉。

  “我开的是一个清吧,不会很吵闹,所以当我躲在吧台后面看那些来喝酒的客人的时候,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小世界。有人在我店里吵架分手,也有人求婚成功,有人喝醉了闹事,有人心情不好边喝边哭,这些时候我会去联想他们的故事,这种感觉其实不错。当然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也都会成为我的素材,他们本身没有告诉我一些故事,然而他们本身就是故事。”

  于是在故事爆红之后,他每天依然挤牙膏似的拼凑出许多零碎的时间,一边写故事,一边当奶爸,一边再写故事,一边经营着当时我不算大的酒吧。

  “我还花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带着家里人找了我们本地一个古镇长住,这个古镇上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老人。而老人每天在古镇里,除了打牌喝茶,就是凑在一起聊东聊西。于是我去拜访了这些老人,我问他们打牌一天能赢多少钱,葡京赌侠图纸。他们说三五十吧,我说我给你一百,你跟我说一个故事。”

  老人是最有故事的人,也是故事最真实的人。为了寻找他想要的故事,李诣凡在那待了整整一个月,采集到大量的素材,其中有他所知的,也有他闻所未闻的,但这些看似回忆的故事加在一起,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故事格局。尤其是对作为陪都时期的老重庆,从他们那儿,李诣凡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而他的写作作方式和笔感,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入了爆发。

  靠着这股拼劲,李诣凡的创作了多部热销作品,如《十四年猎诡人》、《花巫语》、《摸骨师》等,同时,他的新书《马大犇和木言几》目前也正在火星小说火热连载,并受千万读者追捧!

  书中讲述了“玄学大叔”木言几遇上“科学少年”马大犇,从死磕到携手破案,相爱相杀、共同成长的故事。

  马大犇躁动,胆大妄为,有足够的激情,却缺少世故。而木言几相对沉稳,却胆小,有顾虑。用李诣凡的话说,这两个人物实际上代表着他人生的两个阶段,一个青春年代的他,一个当下的他。这两个人物的诞生不仅让他终于有机会能够在书中圆了大学梦,同时伴随着故事的延展,这两人所代表的现代科学与传统文化领域,也进行了深度碰撞与融合。

  “友情、少年的挣扎、中年的困惑。一边是积极向前,一边却稳妥过日子。这本书的任何一个角色单独拎出来,都是个平凡的人,但是凑到一起,就会出现许多矛盾点。这些矛盾点主要来自于两个不同经历不同年纪的人,各自固守着对一种思想的坚持,一开始谁也不服谁,可到后来却发现许多道理是相通的,只是各自站的角度不同。试图通过我对玄学的一些了解,来对我们国家传统民俗文化做一个正面的宣传,毕竟玄学和迷信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同时从科学的角度对一些老的民俗技艺进行解释,立足点并不是“揭发骗术”,而是表达另外一种方式而已,这当中没有对错,仅仅是角度的不同。

  不管科学还是玄学,大道归一都是最终的结果。要不然怎么说科学的尽头是玄学呢?玄学和宗教一样,都是哲学的一部分嘛。所以我希望它们可以共存,两个学派的人互相多一些包容跟接纳,而非一味地去反对的话,或许很多东西都能有答案了。

  科学能够证明的,是逻辑。但玄学讲的是因果。这是出发点的区别,也是我试图分别在马大犇和木言几这两个角色身上,传递给大家的一种概念。谁说它们不能兼容共存,谁说坏人就一定坏得彻底,谁说好人打架一定会赢?”

  安乐寻常,事无绝对。明白凡事都有相对的一面,也就明白了苦与乐,利与害。码字、做音乐、偶尔带家人孩子去旅游,然后将快乐分享给亲朋好友,李诣凡正在行动过着属于自己的幸福人生,而我们不妨继续怀揣一颗期待的心,坐等大大将更精彩更刺激的故事呈现给我们!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