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渊雷文萃》序

时间: 2019-09-10

  《苏渊雷文萃》这本书得以问世,和先生哲嗣春生兄(著名山水画家)的嘱托有关。今年阳春三月,是我女儿傅艺君和周昊晟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举行结婚盛典,宾客满座。有幸,春生兄携公子苏毅一起前来道贺并奉上一幅精美的山水诗意画,使我心怀感激之情。日后,我上门回访致谢,春生兄谈及要为父亲(苏渊雷先生),也是我的恩师编一本《苏渊雷文萃精选》(从《苏渊雷全集》哲学卷、史学卷、文学卷、诗词卷、佛学卷中摘录精彩语要),并嘱让我完成此编撰事宜。百岁老人师母(傅韵碧)知道后也很高兴,说这也是她的心愿,首肯让我认线岁诞辰。我受宠若惊,激奋不已,面对先生的广博,精深,厚重的学问,怀着对恩师的思念心情,百岁师母的嘱咐,春生兄的勉力,经过近4个月的日夜通读、理解、选择摘录先生的重要思想,学术观点的语要,完成了《苏渊雷文萃精选》的选编。

  先生是一位天才诗人、著名文史学家、佛学家、书画家,学富五车,著述等身、成就卓然,又是1926年参加中国的早期革命先行者。

  先生知识渊博,通今博古,在文史哲构建了博大精深的学术思想体系。所以从他是一位亚里士多德式的复合型的资深学者,就不难读到他好学深思、心知其意、知类知要、先立其大;分析、批判、综合进入一个融会贯通的境地的过程。

  先生是20世纪30年代中期在我国学术界第一个提出“文化综合论”,其精神尽于“批判”“综合”四字。所以在综合之先,应尽量对于“西学”(资产阶级上升期理论),或“国故”(包括诸子学、史学、文学等)作合理的批判,然后建设自己谨严的灿烂的新文化系统。先生乃“集大成者”。

  先生佛学研究中力主融通。批判综合,兼收并蓄,错综观相,精微洞察,摄取精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被称为近代中国佛学研究第五代的代表学者。先生在谈及佛学在中国的影响时,最有新意的便是提出“世界观、社会观、人生观三方面,说明大乘佛法与辩证唯物论相通性与一致点”。

  先生研究诗史,对中国古代著名诗人的影响及地位,都作出了超出了同时代学者研究心得。特别是用诗的形式来全面评析诗的起源及历代诗人、流派,及对后人的影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先生完成了传统文化的继承与超越的交替,他在文史哲综合体系里获得了最大的自由,而且还使后人不断分享他的自由。

  一种思想是一把利剑,能斩乱麻,能开混沌,甚至能照亮黑夜,能成体系者就是“大家”了。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大家。

  先生于1992年获得国务院颁发有突出贡献的专家荣誉称号。这是对先生一生追求真理,追求真善美,学术卓有成就的肯定。

  第一部分哲学篇感悟哲学,论《周易》的哲学观,论儒学的哲学观,论道家的哲学观,论佛学的哲学观,先生指出:哲学是“见”,是“第一义谛”,是“一切智智”。智有四境:一成所作智,二妙观察智,三平等性智,四大圆镜智。前二智为常识及科学之能事,后二智则哲学之理想境界。然欲达此四智,须经五阶段,引唯识五重观以明之:一曰遣虚存实,二曰舍滥留纯,三曰摄末归本,四曰隐劣显胜,五曰遣相证性。

  批判与综合,实为哲学之根本精神。然仅知批判而不知综合,则陷于思想上之无政府主义;仅知综合而不知批判,则陷于思想上之机会主义。盖批判非“排他”,非“独断”,必得失并举,物心双遣,依他而去遍计,尚同而攻异端,始可收破邪立正之效,不作一往偏至之论也。综合非“妥协”,非“折衷”,必观其会通,一以贯之,而后乃可尽天下之事相,而无所执碍,知二律之相背而存“两行”之说也。

  先生对哲学,反对玩弄概念、范畴而昧于个别;不避疑难问题,凡理必穷其究竟,不作异说怪论以哗众取宠,不作含糊模棱语,不作偏至之论,厚积薄发,惟求其是。

  第二部分史学篇论及读史要义,论史料学,论文史研究方法,论《春秋》《尚书》《左传》,论《史记》《汉书》,论《资治通鉴》,论《史通》《通志》《文史通义》,论历史人物评价。

  先生指出:不读史无以见中国历史传统的悠久,不读史无以见中国文化遗产的丰富,不读史无以见先民斗争史迹的光荣,不读史无以见中外文化交流影响的远大。并从好学深思、心知其意;知类知要,先立其大;触类旁通,广泛联系。先生从这三个角度,谈了有关读史、治史的方法与体会。

  第三部分中华文化传统与创新论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论传统文化的继承,论外来文化的吸收,论新民族文化的创新,论文化综合,论《诗》三百篇,论孔学,论高等教育,论认识与学习。

  先生指出:研究文化问题,要把握“三性”,即继承性(继承历史传统)、吸收性(吸引时代潮流)和创造性(创造民族形式),三者缺一不可。

  先生在《文化综合论》中,提出“文化综合”的意义,不仅是空间的东西的综合,而且是时间的古今的综合;不仅是一般的综合,而且是先经过个别的综合,换言之,即以文化的本质为综合的准则。足见先生以通才达识,翱翔其间,挹一钵水,恍见渊海。

  第四部分中华文学论中华诗词画,论李杜元白韩柳,论其他古代诗词作家,论中国书画,论诗绝句,论其他文体,论史书的文学价值,论佛学对中国文学的影响。

  先生指出:风格永远是贯穿于某些作家作品中思想和艺术基本特征的统一体,因而必须从其精神实质所体现的面貌、情调、意境种种方面加以说明。文学上的一切派别,不分新旧,都有其历史性,不光是一时期一民族的产物,例如古典浪漫(亦可说现实与理想)的两股思潮,几乎在每一个时代里都并存着:当社会的内部均衡破坏或大变革的时代,思想上往往带有浪漫的色彩,即批判的、反抗的、热情的、理想的、憧憬的精神之流露;一到社会安定,人有机发展的时代,则思想上古典的色彩占优势,即综合的、调和的、理智的、现实的、规律的精神之表现。在文学上如此,在一切意识形态上,亦无不如此。

  先生于诗学,对风雅、变风变雅、李杜异同、刘白流变,并及渔洋、定庵诸家,各有深刻评述,决无泛语、门面语。先生的论诗见地高屋建瓴。

  第五部分诗词精萃诗赞风流人物三十六人,大战杂诗,祖国情怀,自勉诗,题诗,纪念之情,赠友人诗,记游诗。

  “诗是强烈感情的自然迸发,其源泉是静静回想的感动”。先生用诗的形式写过大战杂诗七律三十二首,首叙第二次世界大战始末,境界之大,前无古人,叹为观止。先生对祖国壮丽、秀美的山川,对曾和自己一起并肩战斗的烈士们,对朋友、同志、家人,以诗抒发激烈的情感,抒发热情。为许许多多的友人赠诗,表达祝愿、祝福、共勉,抒发自己对朋友的赤诚友情。先生写过许多自勉诗、自警诗,抒发对国对民的赤子情。

  《苏渊雷文萃》从《苏渊雷全集》哲学卷、史学卷、文学卷、诗词卷、佛学卷中摘录了精彩语要。这些文字体现了苏渊雷先生平生治学力主融通、批评综合、兼收并蓄,展示了苏渊雷先生的名士风度、哲人风采、诗翁风骨。

  古人说:“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庸者,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

  我们说:审美价值判断应具有哲学的高度。只有达到这一高度才能给接受者以美感,以愉悦,以启迪。古今中外不朽的著作,之所以能经久不衰,永远给人以美的陶冶,就是因为它们在真善美与假恶丑之间划清了一条界线。有些作品甚至产生出难以估量的社会推动作用,究其原因,不能不说它有着巨大的认识作用、感染作用和鼓动作用。

  文化需要承继和发扬,文化名人是承继和发扬的开路先锋,他们在文化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像群星一样闪耀,使文化得以健康地发展,为文化的繁荣做出了贡献。

  读《苏渊雷文萃》不但能深深感受先生的睿智、渊博和文字的优美,还能领悟到融通不同学问的特色。启迪您的智慧、丰富您的情感、叩开幸运之门,享受成功的甘甜。红姐心水论坛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